專題研究 / TOPICS
經典案例 / CASE
案例多媒體 / VIDEO
專家智囊 / EXPERT
郭帆(GuoFan)

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兼總裁

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

高端休閑度假產業規劃專家

《中國旅游報》、《農民日報》專欄作家

教學多媒體 / VIDEO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的幾種模式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 時間:2017-07-31 | 關鍵詞:古村落保護,古村落旅游開發,鄉村旅游

  古村落之所謂稱之為“古”,是因為它們的很多特性不符合時代要求,落后于社會發展,甚至可能被時代所淘汰。古村落的商業價值直接體現在旅游價值上,旅游開發被認為是當前保護古村落兼具經濟效應、社會效應與文化效應的有效方式。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

  如何理解古村落?

  一般認為,它至少有三個相互關聯,結構遞進的維度。

  第一,古村落是“建筑的集合體”。從外在感官上,古村落是以建筑為載體的物質文化遺產,包括民居、橋梁、廟宇、祠堂、戲臺、碑廊等建筑形式。

  第二,古村落是“村民的生活區”。從本質功能上,村落是居民以農業為經濟活動基本內容的一類聚落的總稱,這類生產生活空間追求村落與自然環境的和諧。

  第三,古村落是“文明的傳承者”。從衍生意義上,古村落蘊含了大量非物質文化遺產,如民俗風情、婚喪嫁娶、信仰崇拜、民間神話故事、諺語歌謠、民間戲劇舞蹈、民間工藝制作等,其所承擔的傳播和存續傳統文化的功能遠遠超越了其作為居民集聚的功能。

  因此,古村落既是以建筑為載體的物質文化遺產,也是以文化為靈魂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物質與文化融合的生產生活空間,具有豐富的文化價值及其衍生的社會價值和旅游開發價值。.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

  如何理性認識“古村落危機”?

  古村落之所謂稱之為“古”,是因為它們的很多特性不符合時代要求,落后于社會發展,甚至可能被時代所淘汰。

  其一,古建筑的居住功能逐漸式微,承載傳統文化的古建筑出現了物質性老化和功能性衰退,古村落在社會急劇轉型中的生存狀況趨于瀕危。

  其二,村落文明也是與時俱進地演進,居民對現代文明的向往而人為破壞導致古村落日趨破敗,古村落必將在歷史長河里喪失存在的權利和合理性,為新生事物所代替。

  因此,那些陳舊而破敗并且沒有深厚歷史文化沉淀的村落應該讓他們適應歷史發展趨勢去舊迎新,成為更適宜村民生活的新農村。只有一部分具有悠久的歷史并被村落記憶著,有較完整的村莊規劃體系,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存續了較深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才具有保護價值。

  古村落的商業價值直接體現在旅游價值上,旅游開發被認為是當前保護古村落兼具經濟效應、社會效應與文化效應的有效方式。但旅游作為一種開發手段,必然對古村落進行舊有建筑、村落文化、農村經濟組織與社會結構的重塑過程,古村落從村民世世代代居住的場所,到接納外來游客的商業經營體,這種功能的變化催生了新的矛盾糾紛、新的利益沖突、新的農村結構。旅游開發對古村落來說是把雙刃劍,“古村落+鄉村旅游”對古建筑保護不是一勞永逸的。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

  五種常見保護模式

  梳理當前古村落與古民居保護的模式,常見的有以下五種,各有利弊,也就各有適應的空間條件。

  第一種:“畫地為牢”——文物建筑就地保護

  對一些具備了極高歷史文化價值和藝術審美價值的文物古建筑,列入區、縣、省、國家各級文物保護單位,少數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由于這類建筑遺產的獨特性,受到文物保護法的保護,一般是作為靜態的陳列館就地保護。就地保護一般要求保留建筑本體完整性。

  優勢:能最全面地保護建筑本身具有的歷史、社會、藝術價值,保護鄉土建筑遺產的原真性。體量較大的文物建筑可以成為旅游景點,使文化資源通過旅游走向市場,獲得收益。比如江南三大名樓(黃鶴樓、滕王閣、岳陽樓)、福建永定土樓等。

  劣勢:每年需要花費巨額的維修保護資金,很多體量較小的古建筑,由于被列入“國寶”或“省寶”,受特殊保護,難得得到有效開發,比如散落在各地的書院、鄉村里的零星古建筑,不成規模,難以形成聚合效應,陷入維修—空置—衰敗—維修的“怪圈”。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

  第二種:“異地再生”——瀕危建筑易地保護

  易地保護是指將具有突出價值的鄉土建筑遺產因客觀的、非遷建無以就地的種種原因,通過拆解重裝的方式,嚴格按原樣另選他處建造。易地保護通過科學地、有限制地、有規劃地將獨特的、典型的單體古建筑整體搬遷、異地重建,既可實現集中保護,集中管理,集中利用,又可以傳播文化,是保護與利用結合的可行方式。

  優勢:可以“完整”保存鄉土建筑遺產本體;作為文化符號得以展現;整合資源優勢,降低管理成本;繼承傳統工藝。如安徽徽州潛口村明代建筑較多、價值高、分布不均,于上個世紀80年代,擇取十來棟典型的明代建筑遺產拆解重組成露天博物館,形成明代山莊,它是我國首個文物建筑易地保護、整體搬遷的成功案例。

  劣勢:從某種程度上,建筑離開了固有滋養的土地,已經喪失了建筑遺產“原真性”,喪失了歷史信息“完整”性。保護的僅僅只是建筑本身,其所依托的鄉土環境、地域風俗已經不復存在。

  第三種:“靜態定格”——居民外遷式古村落保護

  由于易地保護從某種程度上喪失建筑遺產“原真性”,喪失歷史信息“完整”性,全面保護作為另一種古村落保護模式,也得到不同程度的實踐。全面保護主張把村民遷移出去,保護古老聚落所處的全部內外環境,使古村落一種作為孤立的、靜態的、單一的“博物館式保護”。

  優勢:理想上最大化保護傳統古老聚落的原生態建筑與人文環境,獲得了視野上的美感。比如婺源篁嶺,將村民將全部搬遷到山下的安置區,對古村落進行重新“化妝”,把“曬秋”這一農耕景觀和地域風俗,拔立成“美學符號”。

  劣勢:不顧事物發展客觀規律,人為的定格居民生活方式,把原住民全部遷走,把古聚落定格于某個歷史時期,是一種極不人道的“靜態保護”,使古村落變成無人生活的空村。如山西沁水西文興村本來是一座聚居著唐朝政治家柳宗元后裔的血緣小山村,把原來都五十多戶柳姓原住民另擇他址居住,如今村落的四合院整修得很整潔,保持原有的生活場景和生產工具,也彌補不了人去樓空所留下的遺憾。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

  第四種:“舊瓶新酒”——功能更新式古建筑保護

  對古建筑單體內部進行改造和建筑外環境改造。內部改造一般包括對廚房的現代化改造,整治給排水系統,添置浴室衛生間,基本上保持了原有風貌。外環境改造一般是對村落的道路系統、電路管道、水系等的局部改變,如鋪上水泥路,連上自來水管,設計排水系統,安裝路燈等。

  優勢:建筑內部的改造滿足了居民的居住需求,外環境的改造改善了居住環境。一般受鄉規民約的制約,并按照傳統營建手段,基本上保持了聚落整體的古樸氛圍。比如,婺源近年來涌現的九思堂、西沖院、明訓堂、將軍府,就是將古民居進行現代功能的改造,成為婺源旅游又一新增長點。

  劣勢: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和現代文化的侵蝕,使很多地方的鄉土建筑都在功能改造中呈現不同程度的混亂局面。古民居的功能現代化改造,只保護了古民居的“形”,而抽離了古民居的“神”,甚至顯得不倫不類。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

  第五:“系統傳承”——古聚落整體保護種

  古村落“整體保護”,是與“全面保護”相對應的,核心是把鄉村生活與鄉土建筑作為不可分割的完整系統。除了保護鄉土建筑遺產個體,保護其形成的整體風貌的山形水系、道路橋梁、綠化植被等背景因素以及其形成的空間格局和自然生態環境,還要保留村民原生態的生產生活。整體保護是以新、舊區隔離的辦法來解決保護和發展的矛盾,通過適當的、有限的改造來解決古聚落不適應現代生活的矛盾。它不是限制改造再利用利用,相反,是為人們生活方式的更新提供了有效的出路,此保護方式具有綜合性、系統性、可持續性。

  優勢:為古聚落的發展提供了可能,不僅保存了古建筑群,還保護居民的獨特生活習俗。比如婺源汪口村,在古村落附近規劃住宅小區,引導有改善居住條件的村民到安置用地建房,既滿足了村民需求,又保護了古村落原生態風貌。浙江蘭溪為保護諸葛村的整體性,在村外開辟新區,讓部分缺房的居民在新區建房,以緩解古村內村民建房難的矛盾。

  劣勢:適用的局限性,只適用于保存相對完整的古聚落。而且規劃疏導的新建筑區,對農村財政成本較大。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

  “談文化必看建筑,從建筑反映精神”。

  古村落與古民居保護往往陷入共同的弊端,即只是把古村落作為“建筑的集合體”,把古建筑作為“材料的堆積體”,而忽略了古聚落的核心是“因人而聚”,是村民“生活的集聚區”,是“鄉土文化的孕育地”,是由古代留傳至今的一個活的文化整合系統。

  村落建筑群與選址布局是古村落的文化載體,民俗風情是古村落的文化“肌膚”,民間手工技藝作品是古村落的“文化細胞”,民俗表演則是古村落流動的“文化血液”。

  如果只注重對古村落建筑的保護,而忽視了建筑承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及其傳承人的保護,使古村落、古建筑只有“形”、而失去了“神”,古村落保護的只是一個建筑圍起來的“空殼”。

  只有同時實現了“建筑的集合體”、“村民的生活區”、“文明的傳承者”三層意境的保護,才是“神形兼備”、“內外兼修”的古村落保護;“古村落+旅游”才能夠集合古村落建筑藝術、鄉村風俗魅力,以及鄉土情懷所賦予的“鄉愁”。

END

?
做五行币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