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研究 / TOPICS
經典案例 / CASE
案例多媒體 / VIDEO
專家智囊 / EXPERT
郭帆(GuoFan)

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兼總裁

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

高端休閑度假產業規劃專家

《中國旅游報》、《農民日報》專欄作家

教學多媒體 / VIDEO

休閑農業不能盲目追求"三產融合"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9-11-01 | 關鍵詞:休閑農業,三產融合

三產融合”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它是休閑農業的內核。
 

休閑農業,三產融合


但現在問題是,很多農莊盲目追求形式上的“三產融合”,最終搞得一產不像一產,三產不像三產;農場不像農場,莊園不像莊園。

 

在消費者的世界里,從來沒有“三產融合”,只有消費體驗。

 

臺灣、日本的三產融合,你可能誤解了

 

提起“三產融合”、“六次產業”,我們立刻會想到臺灣、日本。

 

不過,他們的融合,跟我們大部分人理解的融合,其實是兩個概念。

 

我們很多莊主一入行,就會被各路專家進行“三產融合”洗腦。最后即便對農業壓根不感興趣,也沒打算花心思去做,但為了“三產融合”,為了做綜合莊園,為了給政府有個交代,農業項目必須要上。

 

結果呢,傾注巨資打造的上百畝“果園”頗為尷尬——做采摘和休閑配套吧,體量太大,壓根用不完;當做一個真正產業去做吧,體量又遠遠不夠。

 

山合水易親眼見到,有農莊種植的上百畝葡萄,最后兩塊錢一斤賣到批發市場,虧得老板想哭;有農莊種植幾百畝梨,實在賣不出去,干脆做公益送給清潔工。莊主在現場接受媒體采訪,那笑容比哭都難看。

 

很多很多這樣的案例,抱著“三產融合”的心思去發展“一產”,最后“一產”不僅沒成為產業支撐,反而成為項目累贅。

 

反觀臺灣、日本那些標榜著“三產融合”的項目,顯然比我們“實在”得多。

 

他們大多數休閑農場,如今“休閑”都成為主業,種養殖項目更多作為配套存在。名為“一產”,事實上并非產業。

 

比如臺灣薰衣草森林,年收入數億新臺幣,堪稱休閑農業的奇跡。不過這個號稱“三產融合”的莊園,盈利的超半數來自于“心之芳庭”(婚慶項目)和薰衣草產品售賣。

 

而所謂“一產”部分,占據的體量很小,并且略微虧損。嚴格來講,薰衣草花田已經不能稱為他們的產業,更多只是景觀配套和產品背書。

 

可以說,以三產為主,把一產當配套的項目,臺灣有之;以一產為主,把三產當引流工具的項目,臺灣有之。唯獨沒有的,是像大陸很多農莊一樣,一產和三產同時發展,每塊都要主打,每塊都想盈利。

 

當然,臺灣的休閑農場面積較小,因此具有一定特殊性。我們再來看歐美等地的農場,幾乎無一例外地,他們都是在純種養殖的基礎上,增加了10%左右的休閑元素。

 

增加休閑元素之后,這里依然是生產性質的農場,依然以農業為主業。

 

甚至,不少農場害怕旅游影響農業生產,嚴格限制開放時間。比如以養蠶為主業的泰國金湯普森農場,被稱為泰國最美農場,但每年僅開放一個月。

 

盲目融合,導致“什么都做不精”
 

休閑農業,三產融合


很多人抱怨,休閑農業不賺錢。事實真相是:

 

核心做一產的農場,不少都還盈利,不管多少。核心做三產的莊園,盈利的也不少。

 

多數賠錢的,反而是一些過度追求“三產融合”,既想做三產、又想做一產、還試圖擇機做二產的項目。

 

為什么?

 

從經營者角度講:

 

休閑農業是個涉及專業門類頗為繁雜的行業,又是個第三方配套最不成熟的行業。

 

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主打”,也就意味著不僅老板要“百項全能”,還需要各個領域的專業人才來助陣。這把莊主忙成“蜈蚣”,也做不到啊。

 

結果就是,農業沒做精,品質不行、渠道不通,最后虧錢;休閑娛樂不夠極致,啥項目都有,啥項目特色都不足,最后客單價低,粘性也不強。

 

從消費者的角度而言:

 

不管你是不是“三產融合”,我只管是不是休閑得“透徹”。要么有足夠的田園風光讓我感受鄉村風情,要么有足夠勁爽的娛樂項目讓我玩得“嗨翻天”。

 

歐美的很多休閑項目,就是這樣“極端化”存在。要么是寧靜幽美的廣闊農場和鄉村,要么是玩得“樂不思蜀”的度假村。

 

再比如,法國農協把休閑農場劃分為客棧農場、點心農場、農產品農場、騎馬農場、教學農村、探索農場、狩獵農場、暫住農場和露營農場等九個類型。每個農場只能申請一個類型。從而保證每家農場能夠做到“極致化”體驗。

 

反觀我們一味追求“三產融合”的休閑農莊:論農業部分,既沒有體量,沒有品質,沒有景觀功效,又不能為三產提供體驗素材;論休閑部分,一味向“農”的屬性妥協,不刺激、不好玩、不潮流、不豐富,遠不能同文旅項目同臺競爭。

 

所以,融合并不一定1 1>2,反而可能導致個性特色消失。

 

有主有次的融合,才能發生化學反應

 

當然,“極端化”體驗,并非一產只做一產,三產只做三產,不去融合,而是需要能產生化學反應的融合。

 

一產和三產也是如此。

 

要么從一產切入,把農業做到極致,然后添加適量三產。通過三產這個酒曲的催化,形成品牌擴張、產品溢價和消費升級。

 

要么從三產切入,專注把休閑做到極致,并輔以適量一產。通過一產的配套,增加三產的消費場景和延伸品的信任背書。

 

與其一開始就想著“三產融合”,不如專心把一個產業做好,再試圖融合另一個產業實現升華。

 

就像實體行業做好了,加上金融就像插上翅膀。如果實業不行,金融玩得越多,發生金融危機的速度越快。

 

三個殘次品加起來,還是殘次品,不會因為放到一起就變成優秀產品。同理,三個不及格的產業,不管是做加法還是做乘法,最后出來的只能是更不及格的產業。

 

一味地盲目追求“三產融合”,盲目把一產和三產做加法,“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最后只能兩頭落空。

 

衷心希望,我們的休閑農業能夠盡快學會“融合”,盡快做到產業專注和融合發展的統一。

END

?
做五行币怎样赚钱